跳转到主要内容

Amplatzer装置植入支气管胸膜瘘的创新方法

摘要

背景

支气管胸膜瘘(BPF)是各种肺切除术后相对少见的并发症。双面蘑菇型封堵器(Amplatzer device, AD)由于其可靠的封堵效果,已逐渐被用于BPF封堵。我们改进了现有的AD植入方法以方便临床使用,并命名为新的入路无鞘方法(SFM)。本报告的目的是探讨SFM在AD植入中的可靠性和优势。

方法

我们改进了现有的植入方法,放弃AD的鞘套,利用支气管镜的工作通道直接存储或释放AD,无需全麻、刚性支气管镜、荧光镜或支气管造影。共6例患者(男5例,女1例,年龄66.67±6.19岁[平均±SD])发生BPF阻断,并在AD植入时行SFM。

结果

6例SFM患者均成功完成AD植入,4例成功闭合瘘管,1例术后死亡,1例未成功闭合瘘管。平均手术时间为16.17 min(16.17±4.67 min [mean±SD])。无患者因手术并发症或BPF复发而死亡。平均随访时间为13.2个月(10 ~ 17个月)。

结论

我们观察到植入AD的SFM具有准确的设备定位和清晰的视野,是一种高效和方便的方法。AD对BPF阻断有效,可显著改善患者症状。

同行评审报告

背景

支气管胸膜瘘(Bronchopleural fistula, BPF)是各种肺切除术后常见的严重并发症。术后BPF发生率为4.4-8.0% [1,2, BPF给患者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负担[3.,4]。这可能是由于术前新辅助化疗、右侧手术和全肺切除术[5]。一旦出现,往往会引起管理上的困难,死亡率在18 - 50%之间[3.,4]。

对BPF采取综合治疗,包括胸腔闭式引流、长期使用抗生素、对症支持治疗和各种瘘管阻断方法[6]。多项研究发现,通过呼吸内镜阻断BPF具有患者接受度高、手术风险低、整体成本低、术后恢复快等优点[7,8]。内镜介入治疗BPF目前主要有两种方法:一是通过各种物理、化学方法刺激局部肉芽组织和瘢痕组织形成,达到阻断效果;另一种是放置各种类型的闭塞器,包括远端闭合金属支架、远端闭合硅胶支架、EBVs(支气管内瓣膜)和Amplatzer装置[9,10,11,12]。

Fruchter O首次报道使用双面蘑菇伞封堵器(Amplatzer devices, ADs)或动脉导管封堵器(Amplatzer vascular plugs, AVPs)治疗bpf [13,14,15]。在以前的研究中已经报道了不同的植入AD的方法。根据Fruchter O的说法,ad是在直接的支气管镜和透视下植入的,使用导丝通过瘘管作为辅助[15,16]。在我国,植入术常用的方法是刚性支气管镜检查,或经气管插管在支气管镜的引导下通过鼻腔通道。但上述方法几乎都需要全身麻醉,耗时、麻烦,且有植入失败的可能性。在本研究中,我们描述了一种新颖的AD植入方法(无鞘法,SFM),使AD植入在临床使用中更加方便和高效。

方法

广告(图。1)是由镍钛合金丝编织而成的自膨胀双面蘑菇伞结构,中间有纤细的腰部。在本研究中,我们使用从中国山东VISEE医疗有限公司订购的广告进行研究。它们的密封盘直径范围从12到56毫米,腰直径范围从4到38毫米。这里选择腰径在6 - 12mm之间的ADs。手术是在支气管镜手术室内进行的,除非病人已经进行了机械通气。共6例患者接受表面麻醉,持续给予利多卡因、右美沙芬、瑞芬太尼维持。未进行全身麻醉。镇静后,支气管镜观察造瘘情况,选择合适的AD模型。6例患者的瘘口均在支气管镜直视下可见,无需借助支气管造影等其他手段进行判断。

图1
图1

ADs用于经支气管镜治疗支气管胸膜瘘

SFM的创新之处在于用支气管镜工作通道代替AD的鞘管。选择Olympus T系列内窥镜(Bf-it290型号,外径5.9 mm,工作通道2.8 mm, Olympus Corp,东京,日本)在此植入。将直径1.9 mm的导丝插入支气管镜工作通道。将其伸出工作通道后,连接到AD上,通过拉导丝来接收或释放AD。操作过程显示在附加文件中1:视频S1。在视野清晰的情况下,直接在支气管镜下进行松解过程,可随时拉导丝调整AD,直至满意为止。当到达一个满意的位置时,该装置被分离。支气管镜从气道中取出,病人被转移到恢复室。根据患者的个人情况,该设备可以通过鼻腔通道、气管导管、喉部面罩或刚性支气管镜进行放置。植入后的AD由于其特殊的双面蘑菇伞结构,切除难度很大,常通过手术切除。程序如图所示。2。在植入AD前,我们向医院伦理委员会报告研究的批准,并告知所有纳入患者研究流程,并签署知情同意书和超说明书使用同意书。

图2
figure2

无护套法的程序。一个导丝进线通过工作通道。bAD连接到导丝上。cAD集成到工作通道中

结果

2018年10月至2019年5月,在我中心接受支气管镜下SFM治疗的AD植入患者共6例(男5例,女1例,年龄66.67±6.19岁[平均±SD])。该装置成功植入6人体内,4人成功关闭了瘘管,1人在几天后死亡,1人没有成功关闭瘘管。除6号患者外,所有患者在闭塞手术后均达到完全闭塞,AD阻断后BPF相关症状消失。5例完全闭塞患者中有3例解除胸腔引流管。

肺切除术(n = 3)和肺叶切除术(n = 3)是BPF的主要病因,而原发性肺癌(n = 6)是所有患者的基础疾病。研究参与者的人口学和治疗数据见表12。所有患者的平均随访时间为13.2个月(范围:10-17个月)。6例患者均采用SFM植入AD,平均手术时间为16.17 min(16.17±4.67 min [mean±SD])。

表1患者特征及治疗资料
表2 6例患者手术及随访情况

6例患者均成功植入AD。除3号患者在ICU(重症监护病房)封闭、残留右肺严重肺炎外,其余患者均在24小时内出院。虽然该患者在植入AD后漏气明显减少,但最终因严重肺炎并发症于术后第3天死亡。6号患者经支气管镜检查发现右侧中支气管末端有多个微小瘘管,行AD封堵,但在植入AD 6个月后,我们观察到水封引流瓶持续漏气。最后,患者行胸腔镜下游离股前外侧皮瓣封闭,术后一周拔除引流管。无患者死于手术并发症或BPF复发。

随访证据显示AD植入有明确的阻断作用,患者症状明显改善。植入AD后第一个改善是痰量减少,其次是咳嗽症状减轻。经过3个月的随访,经常观察到整体状况的改善,如运动耐量、体重增加、胃摄入量改善和更积极的态度。本研究患者的代表性图表见图。3.4

图3
图3

4号患者左上肺叶切除术后支气管胸膜瘘。一个植入AD前胸部CT。b植入AD前支气管镜检查。cAD植入后支气管镜检查。d植入AD 1个月后胸部CT检查。e植入AD 1个月后更换排水密封瓶。f植入AD 2个月后胸部CT, CT扫描后拔除引流管

图4
装具

6号患者右中叶及右下叶切除术后支气管胸膜瘘。一个植入AD前支气管镜检查。bAD植入后支气管镜检查

讨论

本研究首次提出了一种创新性的植入AD的方法(SFM),并在临床实践中表明了该方法的可行性和优势,如步骤简单,手术时间短,并发症少,易于到达瘘管闭合。通过这种创新的方法,AD可以通过鼻腔、口腔或喉部面罩放置,而不需要使用气管插管或硬支气管镜检查,这使得整个过程更加容易。这也意味着AD植入下的患者不需要接受全身麻醉,只需要表面麻醉,有助于减少手术费用和手术时间,降低麻醉风险,减少并发症的发生。在我们的研究中,整个植入手术最短持续时间仅为10分钟(表中患者1号)2)。然而,由于其他学者对植入AD的手术时间数据缺乏,目前还没有找到AD植入的平均时间作为参考。尽管存在这一局限性,但根据手术流程的描述,如是否需要刚性支气管镜或支气管造影等,我们推测其他手术时间可能会超过30min。Tedde ML报道了1例右上叶BPF患者,在60分钟的过程中,通过工作通道的导丝置入鞘,植入AD [17]。较短的手术时间可降低机械通气和麻醉的风险,有利于AD植入的安全性和并发症的减少。这里,术后CT显示SFM植入AD的准确性也很好(图。2)。准确地将AD置入瘘管并不容易,尤其是上叶瘘管难以到达。在我们的研究中,4号患者虽然患有左上BPF,但SFM的植入是在顺利到达瘘管的情况下完成的,这只需要20分钟。之前的研究报道了一例植入失败的病例[13]。在这种情况下,AD落入胸膜腔,失败可能是由于瘘管周围的严重感染。在我们中心完成AD植入的6例患者中,AD没有下降或移位,说明其可靠性。然而,SFM也有其不足之处,需要2.8 mm以上的支气管镜工作通道才能顺利接收折叠的AD。如果想要放置大尺寸的AD(如25-14- 29mm或上述尺寸),折叠后的AD直径可能大于2.8 mm,不适合SFM。另外,不同品牌的广告在折叠后可能会有不同的尺寸,这需要在操作时多加注意。在安全性方面,我们的观察结果与以前的研究一致。患者对该技术的耐受性良好,无严重的副作用或并发症。

结论

总的来说,由于ADs独特的优势,其在BPF患者中的应用前景相当乐观。同时,SFM作为一种微创、高效的植入AD的方法,安全、方便、值得推广,进一步验证其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一结论将更有说服力。

数据和材料的可用性

本研究中使用和分析的数据集可从通讯作者处获得。

缩写

带通滤波器:

Bronchopleural瘘

广告:

Amplatzer设备

SFM:

Sheath-free方法

ebv:

支气管阀门

参考文献

  1. 1.

    关键词:非小细胞肺癌,肺切除术,支气管胸膜瘘,风险评估胸外科,2013;96(2):419-24。

    文章谷歌学者

  2. 2.

    Mazzella, Pardolesi, Maisonneuve,等。肺切除术后支气管胸膜瘘的危险因素及处理,以开窗开胸为主。胸心血管外科2018;30(1):104-13。

    文章谷歌学者

  3. 3.

    Cerfolio RJ。术后支气管胸膜瘘的发生率、病因及预防。心血管外科杂志2001;13(1):3-7。

    中科院文章谷歌学者

  4. 4.

    支气管胸膜瘘在非小细胞肺癌手术中的应用:发生率、危险因素和管理。心血管外科杂志2001;7(6):330-6。

    中科院PubMed谷歌学者

  5. 5.

    普通胸外科术后支气管胸膜瘘的危险因素:综述。胸外科2017;65(12):679-85。

    文章谷歌学者

  6. 6.

    关键词:肺癌,肺切除术,支气管胸膜瘘,危险因素胸外科杂志2000;18(5):519-23。

    中科院文章谷歌学者

  7. 7.

    吴刚,李志明,韩新文,等。右支气管胸膜瘘的治疗新,y型,单塞,覆盖,金属气道支架。Acta Radiol。2013;54(6):656 - 60。

    文章谷歌学者

  8. 8.

    创新定制支架治疗支气管胸膜瘘。中华胸科杂志2019;11(4):1097-9。

    文章谷歌学者

  9. 9.

    Ranu H, Gatheral T, Sheth A, Smith EE, Madden BP。应用生物胶成功封闭外科支气管胸膜瘘。中华胸外科杂志,2009;

    文章谷歌学者

  10. 10.

    Bellato V, Ferraroli GM, De Caria D等。需机械通气患者术后支气管胸膜瘘与气管支气管支架的处理。重症监护医学。2010;36(4):721-2。

    文章谷歌学者

  11. 11.

    关键词:支气管支架,纵膈移位,恶性食管瘘,自扩张支气管支架胸部。2009;135(5):1353 - 5。

    文章谷歌学者

  12. 12.

    蔡ey, Shin JH, Song HY, Kim JH, Shim TS, Kim DK。硅胶覆盖支气管闭塞支架治疗支气管胸膜瘘。胸外科,2010;89(1):293 - 3。

    文章谷歌学者

  13. 13.

    Fruchter O, Kramer MR, Dagan T等。使用amplatzer装置支气管内关闭支气管胸膜瘘:我们的经验和文献回顾。胸部。2011;139(3):682 - 7。

    文章谷歌学者

  14. 14.

    Fruchter O, El Raouf BA, Abdel-Rahman N, Saute M, Bruckheimer E, Kramer MR.:经支气管镜治疗支气管胸膜瘘的疗效:长期随访。呼吸。2014;87(3):227 - 33所示。

    文章谷歌学者

  15. 15.

    Kramer MR, Peled N, Shitrit D,等。Amplatzer装置在支气管内关闭支气管胸膜瘘中的应用。胸部。2008;133(6):1481 - 4。

    文章谷歌学者

  16. 16.

    Spiliopoulos S, Krokidis M, Gkoutzios P等。使用Amplatzer II型血管塞和胶栓塞成功地排除了一个大的支气管胸膜瘘。Acta Radiol。2012;53(4):406 - 9。

    文章谷歌学者

  17. 17.

    Tedde ML, Scordamaglio PR, Minamoto H, Figueiredo VR, Pedra CC, Jatene FB。用Occlutech Figulla ASD N装置封闭全支气管胸膜瘘。中华胸外科杂志2009;88(3):e25-26。

    文章谷歌学者

下载参考

确认

感谢手术室黄晓玲女士;感谢邵逸夫医院及内镜中心朱美华女士对我们工作的真诚和专业支持。

资金

本研究得到了嘉兴市科技计划和项目管理措施(2017AY33029)的部分资助。资助人没有参与本次研究的设计、表演或报告。

作者信息

从属关系

作者

贡献

JSZ开发了该算法。HHH进行了大部分的分析。LX参与了研究的设计,并帮助算法的开发。SX和FJW起草了手稿。JHZ和EGC构思并协调了这项研究。所有作者阅读并批准最终稿件。

相应的作者

对应到Enguo陈

道德声明

伦理批准并同意参与

这项研究是根据《赫尔辛基宣言II》进行的,得到了浙江大学邵逸夫爵士医院机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我们明确指出,没有16岁以下的参与者。获得个人或监护人的书面知情同意。

同意出版

不适用。

相互竞争的利益

作者声明他们没有潜在的利益冲突。

额外的信息

出版商的注意

BOB体育网站《自然》杂志对已出版的地图和附属机构的管辖权主张保持中立。

补充信息

额外的文件1。操作显示视频。

权利和权限

开放获取本文是基于知识共享署名4.0国际许可,允许使用、共享、适应、分布和繁殖在任何媒介或格式,只要你给予适当的信贷原始作者(年代)和来源,提供一个链接到创作共用许可证,并指出如果变化。本文中的图像或其他第三方材料包括在文章的创作共用许可中,除非在材料的信用线中另有说明。如果材料没有包含在文章的创作共用许可证中,而您的预期使用不被法律法规允许或超过允许的使用,您将需要直接获得版权持有人的许可。如欲浏览本许可证的副本,请浏览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4.0/。“创作共用公共领域”豁免书(http://creativecommons.org/publicdomain/zero/1.0/)适用于本文提供的数据,除非在数据的信用额度中另有说明。

再版和权限

关于这篇文章

通过十字标记验证货币和真实性

引用这篇文章

张静,胡洪,徐磊。et al。Amplatzer装置植入支气管胸膜瘘的创新方法。BMC Pulm地中海21日,137(2021)。https://doi.org/10.1186/s12890-021-01493-8

下载引用

关键字

  • Bronchopleural瘘
  • Amplatzer设备
  • 肺的干预
  • 支气管镜检查
  • Sheath-free方法
\